重慶大學670萬元建“贗品博物館”?三大疑問待解
2019年10月16日 16:34  來源:新華每日電訊  宋體

  新華每日電訊記者柯高陽、韓振

  日前,一篇網絡文章將剛開館不久的重慶大學博物館推上風口浪尖。有網友參觀該博物館后發文質疑稱,該館所藏部分文物可能為贗品,疑似一座“贗品博物館”。

  這些藏品究竟是真是假?博物館的籌建及運行管理是否規范?高校博物館藏品緣何屢現爭議?圍繞這些問題,新華每日電訊記者進行了跟蹤調查。

  大學博物館館藏被指系“贗品”

  10月14日,微信公號“江上說收藏”發布題為《重慶大學耗資670萬建了一座贗品博物館?》的文章,指出重慶大學博物館部分館藏可能系贗品。

  文章認為,該博物館展出的銅車馬、“商代獸面紋牛鼎”“漢代雁魚銅燈”等均可能是仿制品,其他仿制品還包括仿南京博物館元青花梅瓶的罐子、仿國家博物館鮮于庭誨墓駱駝載樂俑的陶俑、仿四羊方尊的乾隆年制瓷器等。文章還稱,該博物館甚至出現了“電鍍金鑲人工合成綠松石以及不知名合成寶石的烏龜”。

  記者多方輾轉聯系到了該文作者“江上”。他自稱是一名文物愛好者,有20多年的收藏經歷,他寫這篇稿子沒有其他目的,就是“憑著自己的良知說真話而已”。

  “江上”表示:“我在參觀時看到一些學生邊參觀邊贊嘆,說這個藏品很了不起,那個藏品太偉大了,我就覺得不能這么害學生。他們是祖國的未來,讓學生看這些東西,并把這些東西作為老祖宗留下來的寶貝去崇拜,我覺得非常悲哀。”

  公開資料顯示,重慶大學博物館于今年10月7日開館,在90周年校慶之際與師生們見面。館藏的342件文物由重慶大學教授吳應騎捐贈,文物類別包括玉器、青銅器、陶瓷器、佛造像、掐絲琺瑯器、百寶鑲嵌、竹雕筆筒、古代玻璃器等。

  記者了解到,吳應騎為重慶大學藝術學院退休教授,專業為中國美術史。2016年,吳應騎在接受重慶本地媒體采訪時表示,退休后一直致力于文物的搜集和研究,將收藏的300余件寶貝和文物捐贈給重慶大學博物館,曾表示“這些文物都是經過相關專家鑒定的,非常珍貴的文物占到60%以上”。

  受到輿論廣泛關注后,重慶大學博物館已于15日起閉館,暫停對外開放。重慶大學黨委宣傳部告訴記者,學校已成立專門工作組,對網上反映的情況進行核查,核查結果將及時向社會公布。

  三大疑問亟待回應

  目前,“重慶大學耗資670萬元建贗品博物館”事件仍在持續發酵,引發公眾熱議。公眾及專家普遍認為,該事件有三大疑問須盡快查證。

  其一,博物館展品真偽究竟如何,是否經過專家嚴格鑒定?

  據業內人士介紹,博物館接受捐贈有一套嚴格的鑒定程序,“真偽鑒定”是其中一項重要內容,但文物的真偽由誰鑒定、如何鑒定目前尚存爭議。

  重慶大學教育發展基金會官網顯示,2015年重慶大學曾邀請國內14位博物館建設及文物專家就吳應騎擬捐贈的藏品進行評估,與會專家表示部分藏品有較高的歷史、文化、藝術、社會學研究價值。既然經過嚴格鑒定,為何出現如此大的爭議?

  其二,博物館建設審批程序是否合規?

  國務院2015年頒布的《博物館條例》規定,國有博物館的設立應當向館址所在地省級人民政府文物主管部門備案。重慶市文物局15日向記者表示,按規定,公辦學校的博物館屬于國有博物館,但重慶大學博物館在建設時未在該局報備審批,目前文物部門已就此事介入調查。對此,業內人士質疑,重慶大學博物館建設前后歷時多年,為何審批程序缺失?學校和博物館究竟是什么關系?

  其三,高校為何耗巨資建設博物館,運行管理是否正規?

  公開報道顯示,重慶大學博物館耗資670萬元,其中展廳、會議室、辦公室、精品儲藏間等建筑面積1494平方米,建設投資605萬元。網民質疑,作為公辦高校的重慶大學,為何投入巨資建設博物館?

  重慶大學教育發展基金會官網顯示,學校相關負責人曾在一次會議上表示,籌建博物館是重慶大學師生多年來的愿望,“學校向來以工科見長,希望通過建設博物館及文博研究院,培養學生傳統文化意識,提升學生綜合性人文素養,使學校的人文社科發展得到全面提升”。

  此外,重慶大學正在虎溪校區建設一棟涵蓋學術交流、信息技術、博覽等功能的新大樓,建成后學校將擁有2萬多平方米的博物館新場地。

  記者注意到,還有輿論對重慶大學博物館的管理人員身份提出質疑。新華每日電訊記者多方核實了解到,重慶大學博物館館長吳文廈是捐贈人吳應騎的兒子,吳應騎的兒媳則擔任博物館展覽部主任。

  業內人士表示,很多名人紀念館、博物館都是后人在管理,但重慶大學作為公辦高校,博物館使用公共資金,應對此進行調查,回應公眾關切。

  專家:嚴把高校博物館質量關

  記者調查了解到,此前已有多所大學博物館引涉嫌收藏贗品而遭質疑。

  2016年,香港實業家邱季端將6000件瓷器捐贈給北京師范大學,學校宣布以此捐贈為基礎成立北師大邱季端中國古陶瓷博物館、中國古陶瓷與中國古代文明研究院,并任命邱季端為首任館長和院長。但是,其所贈瓷器很快就被認為是贗品。

  2019年1月,清華大學藝術博物館舉辦《高山仰止——張伯駒潘素伉儷藝術文獻展》,也被張伯駒后人舉報展出大量贗品,造成社會公眾混淆誤認。

  針對大學博物館涉嫌收藏贗品事件,一些文物研究專家表示,高校是百年教育的根基,高校博物館關乎學生思想認知,承擔著給學生傳遞真善美的重任,其中“真”是第一位,一定要高度嚴謹,不能絲毫“摻假”。當前,有關部門應對重慶大學博物館藏品真偽進行鑒別,同時以此為鑒,對整個高校博物館籌建嚴把質量關。

  重慶多名民間博物館負責人表示,高校辦博物館在國外很普遍,這本是一件好事,但好事情要辦好。在目前重慶大學博物館引起爭議的情況下,當務之急是成立專家調查組,針對社會關注的焦點,一方面對藏品真偽進行鑒別,另一方面對博物館籌建、運行管理是否規范進行調查,并將結果全面及時向社會公布。

  就當前大學紛紛辦博物館、藏品真偽難辨的情況,河南大學歷史學院副教授王運良等專家建議,高校博物館籌建要慎之又慎。一方面,要遵守《博物館條例》相關規定,不得取得來源不明或者來源不合法的藏品;另一方面,要成立專家委員會,對相關的藏品進行嚴格鑒別、評定。即便博物館展出中有少量的復制品,也應當予以標明。否則“贗品”教學不但會帶來惡劣的后果,還可能引發社會負面輿情。

  部分文化專家表示,高校建博物館時,除了邀請專家組對藏品進行鑒定外,還可以對藏品進行公示,發揮民間專業人士的作用,對藏品真偽進行鑒別。

  ■評論

  高校建博物館切莫“饑不擇食”

  新華每日電訊記者韓振、柯高陽

  隨著《博物館條例》出臺以及國家對文化保護日漸重視,定位于學術研究與教育機構的高校博物館紛紛涌現,甚至成為高校一道亮麗的人文景觀。但與此同時,與贗品有關的丑聞也接踵而至。

  收藏贗品的現象在高校博物館不時出現,令人擔憂。高校博物館肩負歷史人文傳承使命,關乎學生思想認知教育,應當傳遞給學生“真善美”,但摻假的藏品非但達不到教化育人的目的,反會誤人子弟。正因如此,高校疑似建“贗品博物館”事件一經曝光,很快受到各方關注。網民和業內人士紛紛呼吁,相關方面盡快介入調查并及時回應。

  不容否認,高校設立博物館是一件好事,既能體現高校的人文積淀,又能發揮教育、研究的功能。國外一些高校的博物館更是聞名遐邇,本身也為學校增添了不少風采。但是,如果不能將好事辦好,也可能適得其反。此前,多個高校發生的贗品事件,就給學校和捐獻者帶來了巨大的名譽損失。

  一次次慘痛的教訓表明,高校博物館籌建不能“饑不擇食”。一定要牢牢把好質量關,對藏品的選擇要慎之又慎,務必要經得起檢驗。對于高校來說,除了要將來源不清楚和不合法的藏品拒之門外,還要對試圖以假亂真的贗品說“不”。否則,看起來是撿了“便宜”,實際上是埋下了隱患,最終可能賠了夫人又折兵。

  更重要的是,該走的程序千萬不能馬虎。比如,高校建設博物館要向文物主管部門報備審批,要制定完備組織管理制度,這既是國家相關法規劃出的硬杠杠,也是實現博物館規范運行的制度保證。

  眼下,文物主管部門和重慶大學都已展開調查,相信那些博物館藏品的真偽很快將有定論。無論最終結果如何,這次事件都敲響了警鐘:高校要立足本分、去偽存真,用“火眼金睛”守護一方凈土。

編輯:陳少婷
河北时时彩走势图开奖结果查询